13348961329
返回

制度才是真伯樂

(原標題為《不要人選人,要讓制度選人》)

人總想復制跟自己一樣的人,孩子的模樣最好跟自己的差不多,精神、理想、能力也都跟自己一樣,然后就能把自己的事業一代代傳承并發揚下去。但我們看到的永遠是遺憾和不滿意,因為每個人的成長環境不一樣,世界不可能拷貝出同樣的人。

我和一個同學的孩子聊天,他父母覺得這孩子特不像自己,父母最愛說他們當年如何有理想、上學怎么艱難,他卻不想聽。電視劇《雪花那個飄》、《北風那個吹》里講的是老一輩的成長環境,在那樣的環境里容易產生英雄主義情結。

然而,今天這一代人成長的環境變了,歷史故事仍然有人在講,但都改成了戲說,臺詞都是今天的,講的也是今天的故事,無法讓人產生莊嚴、神圣、崇高感。比如,貂蟬在歷史上是辦大事的,在電視劇里卻被整成坐臺小姐。網游里所有歷史上崇高的東西都被碎片化。

我有個在新加坡的朋友,他老愛對兒子說,當年我考大學,多困難我都考上了,現在條件這么好,你怎么就是不好好讀書,天天玩游戲呢?結果,沒想到這孩子竟然在國際上得了游戲大獎,跑步、皮劃艇都能玩,后來進了特種部隊,成為像"海豹突擊隊員"那樣的角色,也被最好的大學直接錄取。這讓朋友很吃驚。我對他說,現在孩子用功的方法變了,今天的學校就是喜歡這樣的學生。時代完全不能復制的,以前頭懸梁、錐刺股,拿個瓶子裝些螢火蟲照著讀書,還有鑿壁偷光什么的;今天在網絡上泡著的也是讀書人。

時代環境變化導致你永遠不可能復制一個自己,所以人和人的傳承是沒有辦法做到完全滿意的。唯一能滿意的,就是你選的人可以應對未來的挑戰,而不是應對你曾經面臨過的挑戰。

在人的傳承上,光靠人選人的成功率非常低?,F代家庭中孩子數量比較少,傳承的風險在加大。所以,民營企業的選人體制最好能夠逐步改變成讓制度選人,讓業績來證明人,讓價值觀來凝聚人,讓事業來激勵人。在事業傳承上,企業家面對的不應是具體的某個人,而應是所有人。

公司的中層和高層管理者,也都應該用制度來選。舉一個例子,在美國政府高級官員觀看拉登被擊斃的直播畫面里,奧巴馬總統沒有坐在正中間的位置。按照傳統規矩,大哥什么時候都得坐中間,你看薩達姆、金正日的照片,哪個時候他們都在中間。這張照片反映了美國的制度授權清楚,坐在中間的人只能是事件的主要責任人。

奧巴馬在競選前也就相當于中國的科級干部,通過一年半的全美演講,競選成了"大哥"。這個過程就是制度選人,因為誰都可以報名,接近于奧運會的規則。制度選人就是根據第三方規則在透明環境下進行公平競爭,每個人都有進入的機會,對最后勝出者大家才是服氣的。

在制度選人的體制下,人們還必須建立一個有效的系統。美國制度讓決策成為扯皮制度,比如議會、三權分立,都在扯皮,而行政是獨裁系統,執行非常有效。一旦決策以后,所有系統都是獨裁的,但決策之前是扯皮的。這樣做是高成本決策,低成本執行,低成本糾錯。

公司也應這樣。如果是相對集權的體制,就是決策成本低,一個人說了算(所謂拍板快),必然造成執行成本高;因為你一下拍板了,底下人都沒理解,大家也沒有參與討論,執行的時候就經常會陽奉陰違,結果糾錯成本也高,因為誰也不敢對大哥說不,看著車毀人亡,大家除了表示同情,毫無辦法。

從公司治理來說,一定要避免把創辦者、大股東變成集權制度下的神,避免放縱他想怎么干就怎么干,然后大家執行得東倒西歪、最后自嘗苦果的悲劇。我們應該建立一種好的治理結構,將決策的成本適當提高,拖的時間可能會長一點,但所有的決策都能控制在60-80分,執行有效,即使有毛病,在執行過程中也會被大家提出來。小錯不斷,大錯不犯,系統有效,積小勝為大勝。

總之,如果制度選人和系統有效結合起來,公司就會比單一的人選人制度更能降低風險、更可持續。

美國的制度體系就非常健全,每個人相對很簡單,你不守規則,最后就把你踢出去,美國的教育是讓人習慣于法制狀態下的規規矩矩,不怎么變通,特死板,但是卻形成了系統有效。

中國是系統低效,個人高效。該批的不批,不該批的瞎批,你個人必須勤奮,有時晚上跑領導家才能搞定。美國不這樣,我們在紐約參與世貿大廈重建的時候,這么多事從來不用找州長,發個郵件給項目主管人就行,而且他們極其廉潔。他們的市長一年拿一塊錢工資,每天坐地鐵都坐了七年了,美國官員的動機是成就,中國現在當官的動力就是利益。

系統無效、低效讓中國人太累。中國的總理就很辛苦。多年以前,朱镕基當總理時,廣東有一個大學生給總理寫信,說看著你疲憊,我心疼但也無奈,因為這是制度讓你疲憊,系統無效造成你老得開會、批示,什么都要管。

其實,管理公司也是如此。公司治理非常好的董事長反而不忙,因為他不需要天天去搞定人。(轉載)

相關資訊

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精品_va在线看国产免费_ww久久综合久中文字幕